《冰雪恋歌》连载之:魂牵白狼岗-利来app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  会员注册   ·返回利来娱乐首页 · ·加入收藏 ·关于利来娱乐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首   页 书画艺术动态 历代山水名家 当代山水名家 网站推荐画家 实力派画家推荐 理论之窗
各地美协组织 展销大厅 书画定制 国画山水流派 艺海趣闻轶事 书画收藏指南 合作交流
      当代山水画名家
  更多
      历代山水画名家
  更多
      书画收藏指南
  更多
      各地美协组织
  更多
 
    《冰雪恋歌》连载之:魂牵白狼岗
《冰雪恋歌》连载之:魂牵白狼岗
作者:张军   文章来源:冰雪画派   加入时间2021-12-17 9:40:23

   


编者按:

时逢2022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之际,冰雪画派撷取数篇短文及相关图片,以特有形式庆祝此次盛会的举办,亦是用自己的方式预祝此次盛会取得圆满成功!



“迎冬奥颂北国,咏冰雪奔未来”冰雪画派喜迎冬奥宣传月《冰雪恋歌》



9-在白狼img_0525.jpg

本文作者张军先生在白狼


魂牵白狼岗

张军

                                 

        听说要去阿尔山冬季写生采风,我连忙上网查找信息,老实说这个名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感谢百度,总是不会令我失望,对阿尔山的介绍还有一些,看来我还真是孤陋寡闻。还得说我们祖国地大,幅员辽阔,纵使我如此热爱户外,还有很多不曾知晓的地方。


1-在阿尔山img_0840.jpg

在阿尔山

2-冰雪画派在白狼峰p1040250.jpg

冰雪画派在白狼峰

       参加完“2010阿尔山国际冰雪节”和“阿尔山国际冰雪节冰雪画展” 的开幕式,我们开始了紧张而快乐的阿尔山采风活动。阿尔山冰雪,美的让人心醉;阿尔山冰雪,纯的令人惊叹。谁能想到带着踩着厚厚积雪的鞋子,进了室内脚底下只留下融化后的清澈水痕,没有一点污迹,阿尔山的雪真的是好纯净呀,我不由从内心发出感慨。诚然,阿尔山的雪就是这样洁白,这样纯粹。我们来自祖国天南海北的中国冰雪画派,大家就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来到阿尔山体悟冰雪。与冰雪对话,与冰雪灵魂沟通,是我们一行来阿尔山的目的。

3-在白狼峰img_1127.jpg

在白狼峰

4-在原始森林p1030874.jpg

在原始森林

       几天紧张、愉快而又收获巨大的写生活动就要接近尾声,于老师要参加黑龙江省文联会议匆忙准备赶回哈尔滨,卢老师本为会议代表也应该一同回去,可她割舍不下阿尔山的冰雪,她说要“过足冰雪瘾”再说。宽义兄、振东和高宏师弟、争艳师妹还有其他活动要提前离去,八个人的小分队只剩下我和卢老师、姜老师。送走了他们几位,在晚上阿尔山市政府招待所的餐厅里,我一边喝着归流河酒一边和卢老师说,“他们都走了,我们更可以尽兴了。”卢老师点头赞许,“当然,我们还可以再多看几天阿尔山的冰雪,多拍点片子,让他们嫉妒。”

5-在白狼img_1369.jpg

在白狼

6-在白狼img_1384.jpg

在白狼

      老天爷真给力呀,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好日子,天蓝的像海水一样,金色的太阳照耀着雪野,整个山岗上的雪松都辉映着银光,闪耀着多彩的光芒。昨天还是雪花漫天,晴日后又是如此妖娆。阿尔山的气候就是这样,大晴天也会飘起如柳絮的雪花,山里人都习惯了,可是我们却感到新鲜。现在山谷里静悄悄的,山风把雪原里的雪花吹起,漫过一道道的山岭形成弧度弯曲优美的曲线,渐渐迷失在远方。经验告诉我,这样的天气林子里的雾凇一定很美。

7-在白狼img_1231.jpg

在白狼

8-在白狼img_0671.jpg

在白狼

       果然,一路上迷人的景色引得我和卢老师一次次情不自禁脱口叫好。我们按计划又来到白狼。白狼地处大兴安岭中段,阿尔山中部,白狼峰海拔1511米,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在白狼峰顶还有近200公顷的冰川遗迹,兴安落叶松、白桦山杨、黑桦,都随着海拔的升高呈梯次分布。因这里海拔相对较高,山风很大,气温低,形成了漫山遍野的雾凇奇观,让人震撼。据说白狼的名字是由蒙古语演变而来,也有人说是因这里人烟稀少,冬天大雪铺天盖地,狼群常常夹着雪,让人狼雪不分,看到白雪滚动时,就以为是狼群来了,把这种现象称为白狼。究竟哪个更有科学依据,我不知道,我更喜欢是第二个原因。

10-在白狼img_2082.jpg

在白狼

11-在白狼img_2134.jpg

在白狼

       车到了白狼,山上山下雾凇缀满了整个森林,即将收获的渴望和冲动挂在我和卢老师的脸上。别看卢老师不画画,但她对冰雪的热爱一点不亚于我们冰雪画派中的任何人,看见冰雪,她就进入激动和亢奋状态,有时和我们一样疯狂。因为我们有着对冰雪共同的热情,还有着对收集冰雪绘画素材的真情渴望。我们俩的行动很合拍,即使在行进的汽车上,我们手里的相机也是忙碌的,唯恐错过路边随时会闪过的瞬间美景,全然忘记了山道弯曲的危险。相比之下,姜老师就显得沉稳镇静了许多,一言不发,只是紧盯着窗外。

13-在白狼峰img_0014.jpg

在白狼

       进林子之前,我们照例做好了准备,我们用胶袋扎紧了裤腿,以免积雪灌到靴子里。我们的行为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他们很不理解我们这样做,我听到一个男子对旁边的一个人说“真怪!北京来的画家把保鲜膜都缠到了腿上”。因为姜老师拿的是傻瓜相机,没必要劳神费力进林子,只有我和卢老师趟着没膝深的积雪一点点向森林深处走去。路边的山风,把树上覆盖的积雪吹散,只有到森林的深处才能看到好风景。但冬天进山很危险,不可想象的事情随时都会发生,且不说那些腐朽的树枝埋在积雪下经常会把人绊倒,有些陷坑不小心掉进去便会被积雪把整个人埋掉。更为严重的就是大雪把山壑全部填平,看着很平坦,随时下面都可能有万丈深渊。我和卢老师没有向导,种种危险和可能发生的意外,都要心中有数。大概喜欢摄影的人都有一个习惯,不喜欢聚堆,愿意耍单帮,为了避免拍出的片子重复,也就是说喜欢“独辟蹊径”。虽然卢老师是老“游击队员”,我还是嘱咐她,两个人进林子要是迷了路,绝不能沿着来的脚印返回,因为两个人的脚印经常转着圈的交叉,如果沿着进来的脚印返回只会在林子里打转,走不出去。越往深处走、越往山下走越困难,因为山下的积雪越来越深。我们来阿尔山后就听到文联宋主席说,今年的雪是几十年未遇的罕见大雪。但是因为越往山下走,景色就越美,我们没有停止我们的脚步。

冬日池塘   张军img_5170.jpg

冬日池塘   李振东

桦林晨意   张军.jpg

桦林晨意   张军

       林子里聚集着疏密不等的各种植被,我的林业常识有限,只能分辨出很少的树种,如黑桦、白桦和柞树。这里的大兴安岭原始森林和外蒙古是边界,林子里留下了二十几年前那场大火的痕迹,还有外蒙烧山火过来“殃及池鱼”烧焦的树木,不时也会遇到一米左右高的齐刷刷的树桩立在林海雪地里,那是日寇侵略在阿尔山掠夺我们森林资源的历史见证。看到这些,我又想起了阿尔山火车站,那就是日本鬼子为了霸占我们的木材在这里修的铁路和车站,看到这些我多么企盼祖国的强大不再受外族侵占。

张军  丛林副本.jpg

张军  丛林

张军  觅食不冻河 68x68 2012年.jpg

张军  觅食不冻河 68x68 2012年

       林子里最惹人喜爱的就是黑黑的小矮树桩上堆积着大大的雪团,我们称其为“雪蘑菇”。“雪蘑菇”的周围还有新生的小松树挂满了积雪悄然挺立,就像圣诞老人走过林子一样。我们手拿着树枝,小心的行进在林间,有时会遇到雪兔的身影。这里的雪兔冬季全身的颜色是白色的,只有耳朵是深棕色的,这是随着季节变化动物皮毛也在变化,是保护性反映,是物种进化的结果。可要想用相机拍到它敏捷的身影却是很难做到,它太灵敏,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它早就和你敬而远之。有时候也能见到狍子的踪迹,零乱的蹄印留在了雪地上,有这样的蹄印我们有时也会跟随,至少有蹄印的地方不会有大的深坑,把我们陷进去。还有时会在静悄悄的林子里听到啄木鸟叩击树木的清脆声,她倒是不理会我们这外乡人,毫不受打扰地专心自己的工作。

张军 岁月融情 68×68  2011年  .jpg

张军 岁月融情 68×68  2011年  

        我们在一棵大约有近4米粗的树木下休整。像这样的大树,林子里已很少了,这也是那场大火的幸存者,非常珍贵。粗壮的大树见证着大兴安岭饱受屈辱的历史沧桑,也为我们遮挡着风寒。一阵山风吹过,大树上的枝杈摇摆着,散落下许多的积雪,扬扬洒洒飘在林间。

      我们在林子里已经转了好几个小时,树密阳光射不进来,山风一吹感到了空气的寒冷,凭感觉温度应该降到零下30多度了,我们的睫毛、发梢和帽子上都挂满了冰霜,手脚也开始感到冻得发痒、发疼。我的喉咙里痒痒的,嘴唇开始干裂,我一点点轻轻地往嘴里塞着雪,滋润我的咽喉。尽管这样,我和卢老师谁都没有想到要回去,为了能够多拍到一些冰雪绘画的素材,为了寻找一个好的摄影角度,我们几次跌落在齐腰深的雪堆里,我们用树枝把人拉出来继续工作。卢老师到底是女同志,最后爬坡的时候,气喘吁吁,走两步停一步。我只好用树枝牵拉着她慢慢走。这时我们又发现侧面几十米还有另外一个山头,那边的景致似乎不错。卢老师顾不上心脏不适和疲劳,一定要赶过去。我拉着她向新的目标前进。又不知过去了多久,我们已经换过了几个储存卡,但我们兴致依然不减。一直在路边等我们的姜老师、袁师傅和阿尔山文联的小都早就在车里呆不住了,终于姜老师忍无可忍,(也是呀,就那么一直坐在不动的车里,外面太冷初步去,确实枯燥无聊)一遍遍地打着手机催促着我们回来,无奈的我们只好恋恋不舍离开了山林。 

-张军 银装素裹 68x100 2012年.jpg

张军 银装素裹 68x100 2012年

      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影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开车的袁师傅非常感慨。他说我坐车里嫌闷得慌,想到车外呆一会。太冷了,根本就呆不了。你们怎么会在山下呆好几个小时,这可是三十多度阿尔山最冷的时候。看的出你们真是喜欢冰雪呀。文联的小都也被我们这种拼命和敬业精神所折服,她说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冰雪画人的毅力。

       在我们又一次向白狼峰冲刺的那天,天公没有作美,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白狼峰顶一片灰蒙蒙的。我和姜老师卢老师三人,冒着零下39度的严寒,顶着让人站立不住的风雪,在白狼峰展开中国冰雪画派的旗帜,向冰雪宣誓,永远捍卫冰雪画派的旗帜。本来卢老师还想去蒙古边界线,但听司机说那里已经有几米深的积雪,车无法开过去,而且离我们这里还有上百公里,步行不现实,只能作罢。

      

        在告别阿尔山的宴会上,宋主席道出了对我们深情热爱阿尔山的感动,他说你们对冰雪的热爱深深地感染了我们,我们要向你们学习,充分发挥阿尔山冰雪文化的优势,把我们的工作做好。卢老师说我要新立一个qq,昵称就是,“冰雪,我的白色恋人”。我接口说,我也要立一个qq,叫“冰雪,我的圣洁情人”。特意从几百公里的海拉尔来看于老师和卢老师的记者赵春荣笑着说,卢老师是“文人”,张老师是“骚客”,引得大家一阵哄笑。卢老师说,人无绰号无名,这是于老师历来的观点,以后我们冰雪画派最好每个人都有一个和冰雪有关的绰号。小都反应很快,马上接口说,那我们就把张老师叫做“雪痴君”吧。就这样,我的“雪痴君”从阿尔山开始传开。

       阿尔山,你的美丽的冰雪世界吸引了我们的脚步,圆了我们追逐冰雪的梦想。(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编辑)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烟台市优秀美术作品展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声明: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浏览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和本网站无任何关联。本网发布的讯息您如发现侵犯您的著作权,请及时和我网联系,在提交相关证明文件后,我网会选择删除。如您想转载本条信息到手机微信或微博,请在网页下端左侧点击“分享到”自助转发,或关注本网微信公众号zgsshysw。

更多利来app登录的友情链接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网站利来娱乐的版权持有人:中国 山水画艺术网

页面浏览设置:1024×768分辨率

本站中文名称: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本站网址www.zgsshw.cn  本站所有资料信息未经我站同意禁止转载,否则法律责任自负。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编辑部电话:0559-8530554   电子信箱:6-0- [email protected]  工作专用qq:384169963    2522440660    

专用qq群:102543755  法律维权:北京冠和权律师事务所 

            

 

page contents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