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恋歌》连载之:箭扣之行-利来app登录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  会员注册   ·返回利来娱乐首页 · ·加入收藏 ·关于利来娱乐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首   页 书画艺术动态 历代山水名家 当代山水名家 网站推荐画家 实力派画家推荐 理论之窗
各地美协组织 展销大厅 书画定制 国画山水流派 艺海趣闻轶事 书画收藏指南 合作交流
      当代山水画名家
  更多
      历代山水画名家
  更多
      书画收藏指南
  更多
      各地美协组织
  更多
 
    《冰雪恋歌》连载之:箭扣之行
《冰雪恋歌》连载之:箭扣之行
作者:刘芳   文章来源:中国冰雪画派   加入时间2022-1-18 8:48:41

   

编者按:

时逢2022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之际,冰雪画派撷取数篇短文及相关图片,以特有形式庆祝此次盛会的举办,亦是用自己的方式预祝此次盛会取得圆满成功!


“迎冬奥颂北国,咏冰雪奔未来”冰雪画派喜迎冬奥宣传月《冰雪恋歌》

1-刘芳在箭扣img_6442.jpg

刘芳在箭扣


箭扣之行

刘芳


      12月7号从吉林返回北京。经历了吉林寒冷的天气后,我在进入北京时惊呼:北京真暖和啊!回想起在吉林户外待上5分钟手脚脸要被冻僵的感觉,北京的这点冷就是小case啦。13号凌晨,加宏杰老师从遥远的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到哈巴罗夫斯克,再经黑河又经哈尔滨又到北京,回来后就感冒咳嗽。14号周五,加宏杰老师感冒还在严重之中,竟然突然决定要去北京怀柔的箭扣长城体验冰雪。因为冰雪画派2010年和2012年分别组织过春、秋日的箭扣长城写生活动,他曾许诺卢平老师要在冬天大雪的日子重登箭扣看雪中长城。前几天刚下过雪,此时天空又飘着小雪,如果没有点不争岁月只争朝夕的劲头,箭扣的雪很快就会被风吹跑和融化。于是,加宏杰老师和卢平老师一拍即合,他们不顾刚从俄罗斯远东和黑河、逊克、哈尔滨归来的旅途劳顿,马不停蹄地奔赴箭扣。12月14日下午4时许由北京出发,前往怀柔。早晨出门的时候还是雪花纷飞雾气蒙蒙,这时雪停了,越往山里走,沿途路面的雪越稀少,留下的是让人感觉分外清新的空气。

3-驴友做的标记img_6830.jpg

驴友做的标记

       从来没有参加过野外驴队经验的我,就这么一身休闲上班装就随军出发了。此行主要人员有三位:首先出镜的当属冰雪画派的首席拼命三郎卢平老师,画派能走到今天,除了于志学老师的超凡实力外,与卢老师的努力和付出密不可分;另外是带队的加宏杰老师,他是位勇于创新思想活跃的画家,在学术上有独到的见解,在画派里年龄最小但很有个性,他的人也如同他的画一样,不拘一格,桀骜不驯,时不时会有新鲜的见解和作品出炉;下一个出镜的是冰雪画派的新生力量刘坤老师,他能用冰雪的画法把海水画出异样的神韵和风采。卢老师一看到我的装束,连连摇头,尤其对我脚上穿的皮鞋担忧不已。我虽然也很喜欢大自然,但疏于户外运动,有这个机会也来跟班,其实内心还是忐忑不安的。我没去过箭扣,但多多少少知道这次绝对不是轻松的旅行,箭扣的险是出了名的。每年那里都会有人在此丢掉性命。上个月新闻报道了3个日本人被困在箭扣下不来,其中一位命丧黄泉,但探险的人对此仍乐此不疲。有这个机会,我也渴望体验一下。

李振东摄   照片 619.jpg

李振东摄


       相对于冰雪画派的老师们,他们全然没有紧张的心情,已经有过两次箭扣的北坡之行,对于爬箭扣的辛苦和艰险他们都见识过,算是有经验了,而且多冷的天多大的雪他们都是无所畏惧,卢老师去年还去过南极。

      虽然是周五,还是一路通畅到达怀柔,驻扎在加老师的朋友和老乡刘师长管辖下的空军招待所。晚餐后,大家谈起冰雪画派俄罗斯之行的所遇所闻。诚然,遥远的旅途总会伴随着这样那样的艰苦和曲折,但这些对他们来说,成为了一种必须的人生历练。作为听者,更像是听一个故事。有些苦难,当你在经历时觉得是一种苦痛,过后你会觉得已经穿过了如此障碍,还有什么能阻挡住前进的脚步,如同站在云端俯瞰山底那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当然,这个感受是我在经历了这次箭扣长城之后得到的最深体验。

卢平摄  img_8848.jpg

卢平摄

       第二天很早就开了饭,刘师长给带了很多干粮,并派了司机崔班长随行。刘师长一再嘱咐我,如果觉得危险,上不去的话,就千万别勉强,中途回来。其实,这也是卢老师从我一开始参与进来就抱有的心态。我则是抱着如果上不去就回来的想法,也没什么心理负担。我们气势高涨地乘着中国的“路虎”雄赳赳上路了。去箭扣有两条路线,北线和南线。冰雪画派走过两次北线,当崔班长问你们走哪条线时,卢老师和加老师都选择了南线。从驻地红螺寺到南路的山脚下只有40分钟的路程。把帅气的中国“路虎”停在山脚下,并开心地和它合了影之后,我们开始向箭扣进发。

石寒松摄img_0949.jpg

石寒松摄

      上山的积雪还是较厚,没有人的足迹。走了好一会,发现了一种动物脚印。崔班长说是猫的,我觉得不像,因为猫的脚印没那么大,卢老师说雪地里的脚印往往比实际的大,也可能是獾、黄鼠狼之类。回到住处我还在想,猫是怕冷的,怎么会在那么冷的天上山呢?

向箭扣攀登img_6580 (1).jpg

向箭扣攀登

       天是雾霭蒙蒙的,已经8点多了,雾气还是很浓,可视度只在几米之内。想起昨晚睡觉前,大家都在屋外仰望天空,祈祷明日雪霁天晴。我们又走了大约30多分钟,雾气开始出现了轻度的浓淡变化。因为是上山,呼吸起来还有些压力。我们不断数着驴友们挂在树上的标示,097,096,该到095了。呵呵,我说要到多少啊?刘坤老师笑着说要到001呢。晕,一个距离点就要爬上半小时,到001得多久啊。卢老师这时已经意识到了:南线的路比北线的路难走而且路程长。我没爬过北线,没有比较,眼前还没到长城脚下,是在峡谷里向山上走,感觉路况还好,只是积雪太厚,雾气太重,雪积在光滑未经打磨的石面上,很滑。大家小心翼翼地走,一路上我是不断被搀扶拉一把的对象,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拿了天然树枝做的拐杖。哦,我是拿了两个,呵呵,真觉得很有用,因为我脚上的皮鞋底没有棱角,踏在雪地上没有着力点。一路上老师们手脚并用地不停拍照,我们一起祈祷到了长城上,一定要云开雾散,不然这个天气远处的景色如何拍得到。卢老师说:如果到了山顶出了太阳,我们就感谢老天爷,给老天爷叩拜。大家一致拥护,定要叩拜感谢老天爷。

向箭扣攀登img_6580 (2).jpg

向箭扣攀登

       我们沿着“獾”的脚印继续前行。不知又走出了多远,前方出现了岔路,一条路是有野驴队的标志,另一条就是“獾”的脚印,大概是泄洪的水路。我们选择有标志的路,崔班长在前边说第002号的标志上有字,我们都凑上去观看。只见上面用粗大的记号笔写的大字:“这条沟太险了,天梯自此下山,差点挂了!”标记的时间是2012年10月9日。说明几个月前有人经过这里发出的警示和感慨。在这些字的下面,显然是另外有人用很细的碳素笔写下几个小字,不仔细看都辨识不清:“不过太爽了。”

       我开始纠结:太险?无疑;太爽?无疑。选择前进,“太险”让我心有余悸;选择返回,“太爽”的诱惑难以抗拒。在加老师的鼓励下,终于还是“太爽”的诱惑占了上风,我选择继续前进。

向箭扣攀登img_6580 (5).jpg

向箭扣攀登


       来到所说的“天梯”脚下往上看,我怎么看都觉得这个角度怎么可能爬上去(回来后看所拍的照片,因为距离太近,那种险的感觉没有显现)。所谓“天梯”就是为了在没有路的陡峭山体攀岩,人工搭建的一段木梯。木梯大约有十五六米长,由碗口粗的圆木搭成,梯距大约半米。这样的天梯如果在春秋,也不是太可怕,但眼前上面落着很厚的积雪,脚踩下去很滑,陡增了危险系数。想那些驴友在10月9日秋高气爽的天气登此都险些“挂了”,我们现在是在寒冷雪后冬天,真的有些胆怯。卢老师首先爬上梯子的顶端,一边爬还一边招呼收队的加老师别忘拍照。55岁的卢老师真是胆子大,踩在那么危险的角度还可以腾空双手拍照,估计我的囧样被她一收眼底,我一咬牙也开始手脚并用爬行。终于爬过了天梯,我擦了擦额头的雪水和汗水。向下望去,几位40岁左右身背相机的朝鲜人正在天梯下面高声说话,大概是在决定过不过这道“天梯”。几分钟后,他们按原路返回。看着他们的背影,我为我们一行人的勇敢,小小得意起来。雾气时而厚重时而散开,竟然有时好像间隔着两山之间。看到远处天空已经由灰转蓝,并有阳光不时散落在远处的山头,金光一片,心情顿时大好,真正体会到阳光的重要性,前进的动力陡增了很多。但是,不久雾气又厚重起来。

      快到长城根儿的时候,一个老外超过了我们。他大约30岁左右,1米8以上的个头,一身蓝色冲锋衣,身背双肩旅行包,大步流星,心无旁骛,也不拍照,一看就是登山老手,还深谙此路。走在最前头的崔班长,在老外超过时问他哪边风景好?老外回答说,各有各的风景。真是很有个性的回答。他的行动给了我们鼓舞,我们决定抛开“獾”的领路脚印,顺着老外的足迹走。否则对于没有向导,没有路,又没有走过的人来说心里实在是没底。

向箭扣攀登img_6580 (6).jpg

向箭扣攀登


       刚开始还能看到老外在前边疾行的身影,不一会儿他就把我们远远撇在了后面,因为老师们永远不忘拍照,为了创作冰雪画多拍出好的素材。终于攀上了长城,积雪覆盖着残缺不全的城墙,台阶更是似有似无,有时一脚踏上去,脚下的石头还是活动的,路越来越难走,我们手脚并用,沿着呈现大概80°角的坡度爬上第一个高处。这是一个四面无遮挡的平台,因为事先没有进行充足的网上行走攻略,也不知叫什么名字,之后回来查找了网上一些资料,才知道这个就是所谓的涧口(箭扣)了。回来后看了许多游记都是到了这之后就不敢继续攀爬了,掉头下山,而在冬天雪后基本上除了专业人士鲜少有人问津。当时我们也是在这里遇到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在疑惑我究竟是如何攀爬过这一段陡峭悬崖的,只是觉得当我面对脚下的万丈深渊时,双手只能抓住镶嵌的石缝,精神高度紧张和集中,缓缓移动脚下。在这最险的一段,一直对素材寸草不放过的卢老师也心有余力不足,顾不上去抓镜头。因为她说,在攀爬这段石壁时,她脚下的石头突然松动了一下,她顿时全身不自主地出了一身冷汗,忘却了拍照。待过了这段危险之后,她犹豫了一下,放弃了再返回补拍的念头。

       站在台上瞭望远处,那连绵不绝的长城在雾丝带和阳光的环绕下,像仙境一般忽隐忽现,显得更加婀娜多姿、秀丽伟岸,那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语还羞的神情,让我们全体都醉了……

       各位老师们抓紧时间抢拍无雾的瞬间后,继续前行,因为前边还有更高的城楼和美景在等着我们,我们的目标是正北楼。每个城楼都是向上爬的时候最艰难,这种艰难是要你把全身每个细胞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脚上和手上,脚上要努力探寻并踩实每块破烂的巴掌大不到的城砖,两只手要留心抓紧可以抓住的东西,稍有疏忽,就有掉进万丈深渊的危险。开始,我落在最后,加老师时常等我扶我一下。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我们脚上的鞋全部都湿透了,走路的时候双脚好像泡在水里踏水的感觉。活动的时候还好,当停下来不动的时候,寒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双脚就开始透心凉了。

       又征服了一个城门楼。看了下表,下午1点半了,太阳是彻底照耀四方了。有了阳光这种暖意,心情也会绽放。当我目光转向前方,由近及远连绵不断忽高忽低的若干城楼,似乎怎么也看不到蜿蜒的尽头。长城下都是陡峭山崖和积雪,没有路没有人迹,远方也看不到村落,不知道何时能走出长城看到人家。我的心一沉,再明媚的阳光也抑制不了我内心深深的恐惧。卢老师说经过刚才那个近90°的悬崖峭壁后,我们根本无法从那样的陡峭山路上返回,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往前走。我似乎都能想象到在夜幕降临下我们也没有找到下山的路,夜晚会把我们活活冻死或从山崖上掉下的各种窘境。想象着前1个多月新闻报道的3个日本人有一个人死掉了,前两年也有情侣在这边被雷劈死……想象着自己就这么不在人世了,我的内心一阵悲哀:爸妈还没有孝敬,我还没有结婚,还没有自己的孩子,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去做……我内心极度恐惧(卢老师说,我那时说话都是哭腔了),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3位老师却完全沉浸在冰雪野长城的美好景色之中,不断传来他们的惊呼和感叹。我让内心沉静了一会,心一横,慢慢有了主意。既然已经没有退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自救,而自救最好的方法是抓紧时间安全地快走,在太阳落山之前下山,至少要找到下山的路,哪怕看到人也好。不能像现在,最初那个老外的脚印也不见了踪影,积雪掩藏住脚下的路,还不知何时是尽头。

       当我走到队列最前边的时候,反而觉得轻松了很多。现在总结为什么会这样,我的体会就是当一个人只有一个目标,并且目标明确并立刻坚决实施时,眼中就没有其他因素的干扰,就会全力以赴,把其他与此事无关的杂念全部抛到脑后。这种感觉很轻松,很纯粹。

      上帝终究是眷顾了勇敢者。离我没几步远的崔班长指着远处给我看,那是一条细到不能再细的弯曲的黑线,下边有炊烟袅袅的村庄,隐约能感觉到弯曲的黑线上有些黑点在移动。哈哈,真是一条路诶,而且是上山的路,这说明我们从南线成功地穿越到北线了。我兴奋地无以言表,其实我心里清楚,同行的人都没有慌张也没有我的恐惧,毕竟他们属于“老游击队员”,此时当然也不会有我这样的张狂和兴奋。

      再艰苦地登上一座城楼,看到隔了大概有3个城楼开外上的几个人在摄影。我双手呈喇叭状朝他们喊话:“对面的帅哥,你—们—好!”对方也回喊:“不是帅哥啦,美女好!”哈哈,终于有盼头了,我心情大悦。回头看看加老师和卢老师在离我们有些距离的地方,正在拍照。拍片的位置我看着好像很危险,卢老师正双手抓着长焦的单反相机。要是我那个姿势估计会吓破胆子吧,打死我也不会把手松开不扶物体,看了几秒我也不敢看了。从前耳闻了一些卢老师是工作狂、拼命三郎之类的话,今天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卢老师作为一个女性,并且都56岁了,身材娇小貌似娇柔的女子,在这种恶劣的危险下,丝毫不惧怕,很是冷静,那种坚毅的程度在我看来貌似刘胡兰面对敌人的铡刀镇定自若,还能游刃有余把拍摄工作放在前头(我是这样想的,那种险境我是想都不敢想去拍照)并且一路不断激励我们,嘱咐我们注意安全。她的境界真不是一般人能及,她坚强的意志和坚韧的品格及说到做到一马当先的强者风范,让我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想想我的小思想小境界,我内心是充满惭愧的。我这辈子也锻炼不成卢老师这样的女中豪杰:小女人时即是小女人,大巾帼时也即是大巾帼。

       从北路下山的时候大家都感到出奇地轻松和痛快,很快就到了山下。卢老师边走边笑着对加老师说,“每次我从北坡下山,都暴露了双脚抓地不稳的弱点,你总要不时扶我一下。这次经过了南路的历练,从雪大路滑的北坡下山,竟然比前两次都感觉轻松和畅快,这就是比较的结果”。

       到达下边五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找了虎子家的车送我们回红螺寺。坐在面包车里湿透了的棉鞋冷冰冰地裹着双脚,感觉像在冰窖里受着酷刑,那种滋味,今生不愿再有。卢老师建议我们连夜返回北京市里,我和刘坤老师都认为这种情况下连续再行车几个小时而不能很快洗个热水澡的话非感冒不可。卢老师接受了我们的建议,车开了1个半小时回到驻地。一进门,我们全体不约而同的第一件事就是脱掉脚上的鞋子,掏出鞋垫。看着从鞋垫上拧出的一把把水滴,连刘师长都感叹不已:当个画家还真不容易。

        作为攀登箭扣野长城的全程参与者,我的人生经历了这样的一次历险。这种经历刻骨铭心,可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就是苍天在冥冥中对人的某种补偿。我很荣幸能和冰雪画派的铁血画家们一同此行,并为他们对冰雪大自然的热爱和执着精神而感动。

                         

 2013年元旦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烟台市优秀美术作品展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声明: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浏览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和本网站无任何关联。本网发布的讯息您如发现侵犯您的著作权,请及时和我网联系,在提交相关证明文件后,我网会选择删除。如您想转载本条信息到手机微信或微博,请在网页下端左侧点击“分享到”自助转发,或关注本网微信公众号zgsshysw。

更多利来app登录的友情链接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网站利来娱乐的版权持有人:中国 山水画艺术网

页面浏览设置:1024×768分辨率

本站中文名称:中国山水画艺术网    本站网址www.zgsshw.cn  本站所有资料信息未经我站同意禁止转载,否则法律责任自负。

 《中国山水画艺术网》编辑部电话:0559-8530554   电子信箱:6-0- [email protected]  工作专用qq:384169963    2522440660    

专用qq群:102543755  法律维权:北京冠和权律师事务所 

            

 

page contents

分享到: